位置:主页 > 教育新闻 >
传承乡风文明 助力道德建设
发布日期:2022-01-13 00:1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传承乡风文明是助力公民道德建设的重要保障,践行公民道德也是传承乡风文明的必要手段,二者相互促进才能有效推进乡村公民道德建设。

 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,人民有信仰,国家有力量,民族有希望。要提高人民思想觉悟、道德水准、文明素养,进而提高全社会文明程度,需要深入实施公民道德建设工程。道德往往体现为社会宣扬的行为规范、为人处世的经验总结、潜移默化的生活习惯,其本质是一种实践精神。换言之,要提高公民道德水平,宣传倡导固然必不可少,但现实的践行更为重要。与其他实践不同,道德的实践精神根源于具体的社会存在,同时又具备独特的文脉根基。在农耕文明繁荣了数千年的中国,道德的文脉根基常常体现为乡风文明。因而,传承乡风文明是助力公民道德建设的重要保障,践行公民道德也是传承乡风文明的必要手段,二者相互促进才能有效推进乡村公民道德建设。具体说来,可以从挖掘乡土伦理、创新道德平台、开展道德讲堂三个方面着手助力公民道德建设。

  乡土伦理涵养着中国文脉之根。乡村以往多被认为是落后、传统、保守的代表,是现代化进程中应革除的障碍。然而,失去了乡土伦理的维系,城市便空有其形,成为缺乏温情的硬质空间。这样的城镇化忽略了“人的城镇化”,更接近于“地的城镇化”。于是,新乡村抑或新城镇的社会运行秩序并非地缘内生的。这就很有可能导致社会主体找不到“终极意义”感,许多人便会患上“空心病”。

  究其本因,中国社会是伦理社会,其根在乡村。因而,推进公民道德建设必然与挖掘乡土伦理一脉相承。在乡村城镇化进程中,人与人之间的交往模式逐渐从“熟人社会”转向“半熟人半陌生人社会”。这意味着社会结构、社会经济、社会制度等方面均发生了各种变化。然而,这种变化只是“器物”之变,乡村社会的核心特质却并未变化。因此,只有重拾乡村社会伦理之根,才能真正意义上推进公民道德建设。

  乡土伦理蕴含着一系列价值观,虽历经历史变迁、社会更替,但其中一些优秀的道德观仍熠熠生辉。诸如“百善孝为先”“大道至简”“天道酬勤”,孝顺、节俭、勤劳、奋斗等观念,一直都被认可为优良美德。尤其在“宁要绿水青山,不要金山银山,而且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的今天,这些基于乡土伦理的优良美德就显得难能可贵。社会也回归到以绿色经济寻求高质量发展,并对农耕文明的生态价值观进行重估。所以,从实际操作的角度来看,乡土伦理的践行需要落实到构建公民道德的层面上来。就当下道德约束机制的运行而言,新型公共道德平台正逐渐崛起。

 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,“加强农村基层基础工作,健全自治、法治、德治相结合的乡村治理体系。培养造就一支懂农业、爱农村、爱农民的‘三农’工作队伍”。由此可见道德建设的重要性,其中公共道德平台的建设是助推乡村振兴的重要保障。公共道德平台,指公共生活中形成的具有道德评价、传播和约束等功能的特定场所、空间或活动。传统公共道德平台多存在于戏台、祠堂、集市等公共交流区域,通过潜移默化的道德习惯培养出乡村成员共同的道德共识、价值和评价,从而形成一种外在的舆论约束力,维系乡村秩序。

  “熟人社会”基于稳定的“血缘”“地缘”关系形成了常态化的道德生活状态,这种生活场域对其中的生活主体具有较强的道德约束力。中国社会处于转型期,为了追求美好的生活,“离土不离乡”与“离土又离乡”的农村居民越来越多,尤其是人才、劳动力的大量流失使得乡村从“熟人半陌生人社会”转向了“半熟人社会”的状态。人们的交往深度逐渐下降,传统乡村公共道德平台式微,乡村稳定的道德生活样态受到影响。如何重新构建新型公共道德平台?

  乡村道德建设曾通过“乡村书屋”“乡村公共活动中心”等方式对公共平台进行构建。然而,大多数书屋、活动中心等均被闲置,并未达到预期效果。原因在于,中国传统乡村构成很少呈“同晶型”,换言之,不同区域的乡村有其独特的伦理气质,应当综合区域乡村类型、经济发展水平、村民道德水平、居住条件以及政府导向等因素,构建契合各区域乡村特定秩序的新型乡村公共道德平台。例如道德讲堂,便是常州市机关、单位、社区、乡镇、学校等近几年开展的较为成功的公共道德平台。

  道德讲堂践行着社会文明之魂。2014年,中央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将道德讲堂写进《关于推进诚信建设制度化的意见》,并将其作为培育诚信文化的一种重要形式、作为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工作重大典型进行集中宣传。道德讲堂一改传统道德建设模式中先进人物“站得太高、离得太远”“有感动、学不来”的形式,讲好基层群众身边先进人物的故事,用优秀传统文化资源进行导向,让基层群众易于参与、乐于参与、感同身受。换言之,人民群众从公民道德建设的受众客体转变为推动主体。

  道德讲堂依托“五个一”“标准化”,即“唱歌曲、学模范、诵经典、发善心、送吉祥”的模式,并将成人礼、结婚、祝寿、退休仪式等重要人生节点仪式引入道德讲堂,使基层群众真正成为了道德讲堂的主体、主角,真正做到了“接地气”。此外,将群众关注的热点、焦点和难点问题,比如时下热门的文明养犬、机动车礼让行人等问题,通过情景剧、小品、戏剧等多种群众喜闻乐见的方式在讲堂上展现,大大提高了群众参与的热情。

  除道德讲堂外,文化礼堂、家族祠堂、文化广场、乡村书院等均在不同地区出现,政府导向先行,群众从被动参与到主动组织,使得村民和市民自发、自觉、自愿甚至习惯了这种公共聚集和交流方式,并且乐在其中,拓展并丰富了公共道德平台的影响范围和交流形式。

  新时代公民道德建设,一方面需要“接地气”,道德秩序需要在基层群众中不断践行和完善,获得内生性发展动力;另一方面需要“续文脉”,道德秩序的构建和完善绝不能脱离中国乡土伦理的发展脉络,应继承并进一步发展乡风文明中的优良美德。二者有机融合才能在契合时代精神的基础上,助推公民道德素养水平的提升,使其拥有更多获得感、幸福感和安全感。

  (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“新型城镇化背景下的城乡空间正义问题研究”(19CZX061)阶段性成果)

Power by DedeCms